白桑今天嗑轰出胜了嘛?

hi这里是白桑,一只辣鸡文手:)
主写凹凸乙女向:D(现离线中)
欢迎来找我玩w
最后,
我,永远三岁:)

(渣画+字丑预警)私设刀剑乱舞的审神者。总之先放这儿以后大概会用吧(划)
性别可男可女(其实是选择困难户
设定待补,欢迎䃼充(本人文废+词穷)
以上

活击十三集爷爷和鹤球的合作!!!!!你们两个


快!去!结!婚!啊!!!!

这种老夫老妻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他们怎么这么美好我uclbriyckwye(安详躺平去世)
对我来说,这两人,对话即接吻,合作即上床
这是三日鹤党的胜利!!!![划]
啊三日鹤真好,下辈子还磕三日鹤

活击最后一集爷爷登场帅(划)美到我原地去世!!!!这个樱花!!!这个自带特效横斩!!!我uddayuteugcqa(脸滚键盘)
爷爷太好看了呜呜呜
看到美丽的东西总是想分享呢
ball爷爷快来我家本丸吧[非酋的心酸围笑]

卡卡表情包233
爱他就要往死里黑他(正经脸
其实我也黑了自己啊???
如果有想要图的小伙伴请留言
未经本人允许就拿图的我会顺着网线来找你的哦www

请问你要一份甜到掉牙的狗粮嘛?

#海盗团全员与你的日常
#梗源于网络,现代pa
#真的是甜到爆炸






【帕洛斯】

早上你开门看见楼上帕洛斯家的猫咪伏在外面,脖子上挂着一个牌子:主人出差啦,能收养我几天嘛?
你笑笑,抱起猫咪进了屋子。
而后那只猫咪都会可怜兮兮地出现,理由如上。
这天,你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却看见帕洛
站在门外,笑得像只狐狸:“猫出差了,能收养我几天吗?”




【佩利】

你的手机密码是你名字的拼音。
这天下课,你借坐你后桌的佩利的手机玩,手机设了密码。
你下意识就输入了自己的密码,居然解锁了。你疑惑地看向佩利,他脸红地滴血,把头偏向窗外:“靠,别问老子,老子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雷狮】

雷狮趴在课桌上昏昏欲睡,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鸣笛声。
着火了?!
雷狮一跳而起,无视周围的目光冲向你的教室,不顾你的挣扎,打横抱走你就往楼下跑。
他急躁地喊着:“都闪开,让我媳妇儿先走!”到空地才把你放下。
你双手捂住羞红的脸,闷闷说“笨蛋,那只是消防演习……”


【卡米尔】

某搞事大佬采访你和卡米尔这对情侣彼此默契。
不愿透露姓名的某凯姓女子:上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
你有点紧张害羞,歪着头思考日期。
卡米尔拉低了帽檐,低头吻上了你的嘴唇,把脸通红的你圈在怀里,拉高围巾遮住了上扬的嘴角:“刚才。”

/凹凸乙女/罪爱之花

☆很迷,非常迷,简直玄幻
☆请谨慎下拉(._.)
☆在OOC的边缘试探.jpg




你不记得自己徘徊迷罔了多久

在这灰暗枯燥的世界里

只有些记忆留在脑海中

零碎

又温暖






“我们做朋友吧,一辈子的那种!”

被他所温暖



“别逞强,躲在我身后。”

被他所保护。



“尽管我现在被他们所厌恶,但只要有你在,就好像一切都会好起来一般。”

被他所依靠。




“你下次要是再惹上这种麻烦,本小姐可就不会帮你了。”

被她所帮助。




“她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清楚,用不着你在这里多嘴,渣-渣。”

被他所信任。







那是你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感受着爱

与被爱

它们美好得就像在阳光下折射出耀眼光芒的彩棱镜一般

熠熠生辉

给予你最美的感动







咔嚓一声

彩棱镜碎了

绚烂的光彩被吞入黑暗

美好的记忆被现实无情践踏







“你…不配做我的朋友。”

【咔嚓咔嚓】




“…别靠近我。”

【咔嚓咔嚓】




“你也…和他们一样啊。”

【咔嚓咔嚓】




“本小姐可是不会帮助废物的哦。”

【咔嚓咔嚓】




“虫子也妄想得到我的信任?滚-开。”

【咔嚓咔嚓】

【咔嚓】

【咔】

【嚓】







付出的真心没能得到回报

在死寂的深渊中你挣扎着

反抗着

然后被无边的黑暗所淹没

然后




放弃挣扎

在内心深处种下黑暗的种子,待其生根发芽

绽放芳华








“在下,只做小姐一人的骑士。”

【骗子】




“星空?本大爷只想和你一起看。”

【骗子】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哦。”

【骗子】




“你…比蛋糕…还要甜…”

【骗子】







最终不是什么也没得到吗?

他们不都是离你而去了吗?

相信着他们一定会回来,坚信着他们并没有抛弃自己而一直等候在原地的你

还不是在自欺欺人?






每天习惯性留的一盏灯,通明

每天习惯性多做的食物,倒掉

每天习惯性发起的话题,无人回应

【孤独孤独好孤独】






你带着这份感情不知过了多久

直至书页泛黄

直至木屋腐朽

你却一成不变











颤抖的手抚上自己的面颊

年轻得可怕













【怪物怪物怪物】













“我是…怪物?”

一一一黑暗的花朵绽艳,散发罪恶的芳香
一一一逃避,是最好的养料。


[END]

[所以我到底在写些啥(???)]

/凹凸乙女/鬼魅(贰)

【内含雷/安
【安迷修我写的好温馨(。)一点也不符合标题
【诡异向?不存在的:)
【两个都不怎么诡异啊(烟)
【我可能是个假人(瘫)
【上篇截头像哦u










【雷狮】

你最近一直在做噩梦。
每当你被吓醒时,他都会将你拥进怀里,安慰着你。
这难以与那个作恶多端、残暴冷血的宇宙海盗一一雷狮联系在一起。
他柔情的一面只对你。
这一次,你又噩梦中惊醒,全身都是冷汗。
你哭诉着,说梦见最好的朋友将你推下了悬崖。
他安慰着你,低声说:
“梦嘛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我很单纯你别骗我啊…”
你啜泣着,对他的话半信半疑。
“当然,我没有骗你的理由。”
“我对你不需要谎言。”
一遍又一遍的安慰,你终于沉沉睡去。
早上起床时,你还在想该如何面对朋友。
不料那一整天都没看到她的影子,而且从此以后也没有见过她。
似乎总是这样,等你一觉醒来,那些在梦中伤害过你的人,就会在你的生活中消失不见。
几天后,你又做了噩梦,这一次是被一位参赛者所追杀。
午夜梦回,安慰你的还是雷狮。
“小家伙,梦只要说出来,就不会实现了。”
“不用害怕,有我在。”
在他的安慰下,你安然睡去。
陷入沉沉睡梦的你却浑然不知,雷狮在你睡后,悄无声息地离开了房间。
在你不知道的地方,用雷神之锤召唤雷电一道又一道地击中一个浑身是血的…勉强看得出是人形的一个人。
那个人正是你噩梦中追杀你的那个参赛者。
不带犹豫地挥起雷神之锤,每道雷电直击要害却又不以致死一一完全是折磨。
曾被你称赞过有着星辰大海的槿紫色眼瞳中此刻满是残忍。
“让她感到不安的人,都由我雷狮来铲除!”









【安迷修】

你看了一眼这家店的招牌,毫不犹豫地走了进去。
店内只有一个店员,年轻而帅气,露出职业性的微笑。
你低声说:“我是来买那种蛋挞的。”
店员的笑容一下子消失了。
“那种蛋挞很贵哦。”
你掏出一大沓钱,递给了店员。
店员却不接。
“吃了那种蛋挞,会患上严重的后遗症哦。”
你点了点头,脸上全是坚决的表情。
“我知道。”
店员接过钱,闪进了后堂。
你坐在店里,低着头,想着他。
安迷修去参加凹凸大赛就没有回来一一你知道大赛的残酷,也哭喊着让他不要去。
安迷修在走之前对你发过誓,如果他能回来,还请务必接受他的求婚。
你等了他很久,一直没等回他的人。
得知消息后你绝望地哭泣,整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看着你们俩的合影怔怔地出神,拿刀子划自己的手腕,试图以疼痛让自己从噩梦中醒过来。
如行尸走肉般。
三天前,你知道了一种蛋挞,吃下去,就能够见到最想见的人,和他相聚三分钟。
唯一的代价是,过了这三分钟,就会永远忘记他,再也不会想起。
店员端出一个小小的蛋挞。
鲜艳、美丽,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你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一口就吞下了。
苦涩,极端的苦涩,你费了好大劲才咽下去。
就在泪水流出的一刻,安迷修现身了,满脸的惊愕。
你扑了过去,趴在他的怀里痛哭,酸涩的心绪皆数压在喉咙上。
安迷修从吃惊转为平静,嘴角泛起苦楚的笑。
“安迷修你个混蛋!”
“还骑士呢,连诺言都不遵守算什么骑士!”
“我…我一直在满怀希望地等你啊……”
安迷修什么也没有说,碧色的眸子里满是酸楚。
他轻柔地搂着你,为你拭去眼角的泪,缓缓地抚摸着你的秀发,轻轻地吻着你的额头。
三分钟,马上就要到了。
你用手捧住安迷修的脸,用力地看着,试图记住他的样子,眼泪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样掉个不停。
安迷修就这样看着你,眼睛像是澄澈的青空,那倒映出你的模样。
三分钟,到了。
你从座位上惊觉,看着眼前空空的碟子,不记得自己为何来这里。
店员又端来一份蛋挞:
“小姐,这是本店加送的。”
在听到“小姐”二字时你愣了一下,随后迟疑地尝了一口蛋挞。
很香,很甜,暖暖的,有天空和白云的味道。
你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泪流满面。




TBC

想要评论…可以留下吗?quq

/凹凸乙女/鬼魅(壹)

【内含幻/卡
【休息一会我下篇更雷/安
【诡异向请慎入
【两个人都是天使!我爱他们!











【紫堂幻】

你失忆了。
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失忆了。
除了身边这个戴着眼镜、腼腆乖巧的粉发少年外,你似乎谁都不记得了。
其实这个少年,你也不认识的。
你只是从他的眼晴里,看出了一种深深的羁绊。
少年陪着你,走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医生。
少年无悔的付出,让你也非常感动。
终于,你恢复了大部分记忆。
你为他准备了美味的晚餐。
“紫堂,你是我的重要的人吗?恋人?真抱歉,我还是不记得你。”
少年害羞地红了脸,低声说道:
“这些都不重要,我只是想问你一件事,那天晚上,你为什么要杀我?”









【卡米尔】

你迷上了他。
事情是从你在医院值夜班时开始的。
那天夜里,你的衣兜里突然多了一张电影票。
你惴惴不安地赴约。
电影开场五分钟后,你身边坐进一位戴帽子和红围巾的少年。
你侧眼看去,在帽子和围巾的遮掩下,少年纤细精致的侧脸线条若隐若现。
少年的眼中像是有着汪洋大海,让你沉沦其中。
电影很好看,你却看得不很认真,少年身上独特的甜点气味,使你心猿意马。
你能感觉到,少年也在偷偷地看你。
散场前,少年起身离去了。
再值夜班,你的衣兜里又多了一张电影票。
还是那个少年,还是开场五分钟后到来,散场前离去。
这样的约会,竟然持续了三个月。
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一次手也没有拉过,更不要说接吻。
但你和他还是相爱了。
这一次的电影票上,竟然有字:“我要走了,最后一次,永不再见。”
你伤心欲绝。
电影开场半小时后,少年才匆匆赶来。
你第一次拉住了少年的手,两个人的手,都是那么冰凉,一如你们的心。
电影快结束时,感觉到少年又要离开。
你咬咬牙,终于用准备好的手电,照在了少年的脸上。
你要永远记住他。
原来你认得他,卡米尔一一之前被送到你上班的医院里,已经躺了三个多月了,马上就要被送走。
他半边脸是如此俊美,半边脸却被烧得焦黑。
当手电苍白的光打在少年的脸上,一滴大大的水珠正在流下,不知是他的泪水,还是太平间冷柜里融化的冰。

/凹凸乙女/冬日的融融暖意

【嗝儿瑞篇】
好冷quq没人暖我我只好来暖你们了quq
下篇安哥quq
真的好冷啊小可爱要多穿喔别冻着quq










听说小吃街上新开了一家甜点店,而且只在晚间营业,你想和格瑞一起去那家店看看。

兴致勃勃地去到他房门前,轻扣房门。

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青年清秀的面庞。

“有事吗?”

清冽的声音,好听得打紧。

你兴奋地向格瑞提出一起去逛街的请求,只见他微皱眉头,两眼不着痕迹地看了一下室内,毫不犹豫地说:

“我有事。”

你有些惊讶,脸上的笑容瞬间僵住。


“可、可那家店真的很有意思,我想和……”你试着说服格瑞,可话还没说完,他就制止了你。

“我说了,我还有事。”青莲色的眸子中没有一丝泛起的涟漪。

像是被泼了盆冷水,一下子浇灭了你内心期望的火焰。

“哦……”

“那你忙吧。”

头也不回地走掉,心中满是不知道从哪来的委屈。

【什么有事嘛,不就是和那个小妖精一起聊天一起玩儿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刚刚还撇了一眼房间里的电脑屏幕!】

【你就和那个小妖精过日子吧,辣鸡格瑞!略略略!】

心中全是对他的埋怨。




不停的脚步连你自己也不知道要去哪,等到你反应过来后,发现自己正处植物园门前。

记得,当初是在这里初识他的。

记得,当初你就是在这里向他告白的。

记得,当初也是在这里与他一起享受午后阳光轻洒在脸上暖暖的感觉。

也记得,自从你们俩交往后,格瑞对你依然是淡漠的样子,大多时间他都是自己一个人。

还记得,一次偶然,你偷偷跟着格瑞出去却看见了他和一个金色短发的女孩子很亲密的样子。

你知道格瑞很受女孩子欢迎,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很优秀。

根本不够资格站在他身旁。

所以发生这样的事也是情有可原的,对不对?

明明知道这是“理所当然”的。

那为什么心里还落寞个不停啊。

【好歹,好歹也花点时间陪陪我嘛……】

不知不觉泪水就盈满了眼眶,你豪爽地用袖子把泪水抹掉,深吸一囗气,望向四周,一个人也没有。

身后是空荡荡的大街,只有街道旁的路灯还闪着微弱的光。

冷冽的风刮着树叶沙沙作响,你感觉身周突然升起一股寒意。好冷。

你不禁抱紧了膀臂,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鼻尖,冷的像冰。

风在你的耳边呼啸着,仿佛是在嘲笑你此刻狼狈的恣态。

想想这时候人们都在温暖的家中,与朋友,与亲人,与爱人共度寒夜,而自己却在这里做什么?可笑的和格瑞赌气?

打开手机,本想跟他打个电话,发现手机电量不足,即将关机……

不知名的情绪顿时涌上心头,模糊了你的眼眶。

干脆蹲下抱头痛哭,你极力克制着泪水涌出,终是无用。

可这时的你不知道格瑞因联系不到你而四处找你的焦急情绪。




耳边传来脚步声,他在你面前停下,喘着粗气。

明显是找了很久,你不禁心疼起来,但是不愿抬头看格瑞,你不想让他见到自己此刻满是泪痕的脸。

两人沉默了一阵子后,格瑞率先开口了。

“对不起。”

【笨蛋格瑞现在才知道道歉。】

“你也真是的,这么冷的天还要跑岀来。”

“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多久。”

本来心里还为他道了歉而开心,却没想他还怪起自己来了。

“你知不知道……”

“我有多担心你。”

心中所有杂念都消失,你只觉得有一股暖流淌进心中。

他终究还是在意你的。

他一直都很在意你。

“对不起……”

你弱弱地开口,明白这次自己也有错。

格瑞轻叹了口气,清冽的嗓音如雪般化开,却是柔情一片。

“还能站起来吗?”

“嗯。”应了一声后,你勉强支起身子站起来,双脚有些发麻。

格瑞牵起你的手,发现竟是这般冰冷。

抬起修长温热的手,轻抚上你的脸颊,也好冰。

格瑞把一声不吭地把自己脖子上围的那条紫色围巾解下,系在你的脖子上,动作轻柔而缓慢。

“回家。”平时涟漪都不曾泛起的双眸,此刻却盈满了流光溢彩。

你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格瑞,一时反应不过来,支吾地应了一声就迷迷糊糊地跟上了他。

你紧跟在他身后,脑子里浮现他给你戴上他的围巾的样子,以及那眼底那美丽的流光溢彩。

你觉得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

自始至终,格瑞他所在意的只有你一个。

他喜欢也只有你一个人,不是吗?

你试探着牵住格瑞的手,却又胆怯地缩了回去。

反复好几次,你像是下定决心般,突然拉住了他的手腕。

“格瑞!那个、天冷,我想…”

你红着脸愣是说不下去了,声音也随低头的动作越来越小。

格瑞闻言停下脚步,牵起你冰冷的双手,两手紧紧包住你的小手。

他手心的温暖传到你手上,暖暖的感觉直达心底。

你惊讶地抬起头,闪烁着亮光的眸子对上格瑞的眼,红扑扑的小脸上写满惊喜。

你看到他白质的耳根肉眼可见地迅速泛红,脸上也有些许不自然的红晕。

“我的温柔可是很贵的。”

“只对你一个人。”








END?

















“格瑞你果然只是我一个人的芦荟仙子!”

“……”

“所以……那天和你在一起的那个金毛的小妖精是谁!老实交代!”

“???”






金:阿秋![揉鼻子]是有人在说我吗?[疑惑地挠了挠头]





喜欢的话留个评论什么的吧quq一定要记得穿多点啊quq

/凹凸乙女/盲眼的狙击手②

【幼儿园文笔请慎入!
【原女设定。她有这一一一么好!!!
【可能要说明一下塔瑞娜是人造人了
【all全员向

【前篇请戳头像
【reday?GO






后来,雷狮果然抄起他的锤子就砸了过来

向着塔瑞娜

这个笨蛋一时没反应过来,我双手拿起狩猎之枪挡在她面前,艰难地抵御住了雷狮的一击

但我的枪断了,我自己也受了重伤

眼睛好像在流血,但愿瑞娜没事,这是我失去意识前的想法

再后来,我醒了,在一个不知名的山洞里

狩猎之枪过段时间可以召唤,眼睛……怕是更看不见了

尽管山洞里很暗,但外面的日光还是让我觉得很刺眼

“雷丝,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是塔瑞娜的声音

“还好,你呢?有没有受伤?”

“没有,倒是你……”

“你的眼睛可能……”

我闭上了眼,依然是一片黑暗

“瑞娜,帮我把脸上的血擦干净。”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话说,我们到底是怎么到这儿的?”

“诶?”

“我可不认为你能带着昏迷的我摆脱雷狮并到这个山洞里来。”

“嘿嘿,怎么什么都瞒不住你呀!”

“其实……是个叫安迷修的人救了我们的”


“在你昏迷之后,他就出现了,直呼那个打伤你的人恶党,然后他就让我带着你到这儿来,他来善后。现在安迷修去给你找冰块了,估计也快过来了。”

安迷修?听着有点耳熟

我陷入了沉思,被参赛者所救,这人情可不是那么好还的

“不好意思,在下来晚了”

陌生的声音

我警惕起来,召唤另一把元力武器掠夺之枪握在手里

“冰块找到了,请您给这位小姐上药吧”

是…那个叫安迷修的人?姑且先观察一下

“好的,真是麻烦你了安迷修先生。”

瑞娜开始给我上药,而我手里依然紧握着掠夺之枪

瑞娜这个笨蛋,真是太大意了

“你是谁”

我问

“诶?您是问在下么?”

我点了点头

那个人轻咳了一声,说

“在下是安迷修,刚才看见两位小姐险些落入恶党手中,这才出手相助,随便一提,您可以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

我为什么隔着一片黑暗都能感受到这位“最后的骑士”先生的闪闪发亮的小星星?

啊,好刺眼

我大概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也总算松了口气

这个安迷修……或许没有什么不良企图,我收起了枪。但……

“喂,瑞娜”

“怎么啦,雷丝”

雷丝这个称呼现在还让我有点后怕

感觉下一秒雷狮的锤子就会闻声砸过来

但我还是平静地说

“我有没有教导过你,不要和傻子说话?”

“诶?”